首页 体育 教育 文化 社会 国际 健康养生 科技 时事 综合 汽车 军事 娱乐 财经 旅游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体育 > 悉尼国际会员入口 - 韬蕴资本深陷资产纠纷 “抛弃”易到用车
悉尼国际会员入口 - 韬蕴资本深陷资产纠纷 “抛弃”易到用车

2020-01-10 11:41:43

悉尼国际会员入口 - 韬蕴资本深陷资产纠纷 “抛弃”易到用车

悉尼国际会员入口,深陷资产纠纷 韬蕴资本“抛弃”易到用车

2017年韬蕴资本战略入股易到用车时,业界一度将其视作将解救易到于危难的白骑士。时隔不到两年,韬蕴资本、易到用车、以及乐视控股之间,多次发生法律纠纷,最终合作关系土崩瓦解。

2019年2月19日,易到用车大股东韬蕴资本发布内部通知称,公司因耗费大量资金挽救易到,融资自救难以到位,目前已无法支撑现有团队继续运营。故即日起,公司各部门负责人将安排员工在家办公,期间暂停绩效工资发放,只做基本生活保障,恢复上岗时间将另行通知。

据了解,韬蕴资本多次陷入资产风波,对此,韬蕴资本法务总监孙树明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应称,相关报道存在严重失实,与真实情况不符。但面对“真实情况究竟如何”的追问,孙树明未再回应。

多重纠纷

韬蕴资本原本希冀借助易到网约车牌照优势弯道杀入网约车领域,其CEO温晓东还为2018年的易到定下日均订单达到100万单目标,同时宣传借助韬蕴资本的海外投资,带动易到在全球进行迅速布局,包括日本、马来西亚、香港等周边国家与地区,使其从国内激烈竞争中暂时抽身,构建海外约车业务,然后再反哺国内。结果没想到,韬蕴自身反而被层层拖累。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韬蕴资本多次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辽宁省分公司因借款合同问题发生纠纷。此前联储证券曾发布公告称,聚诚1号资管计划由于债务人——即易到用车的实际控制人韬蕴资本,未能如约兑付,导致其无法按约定向投资者兑付。

其后,韬蕴资本还因蓝巨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甘肃电投定增案,未能到期偿还本金及规定收益,而被首钢基金申请查封、冻结名下财产2亿元。

压力之下,2019年伊始,韬蕴资本启动退出易到用车流程。1月21日,韬蕴资本发布声明称,难以再向易到进行持续性投入,愿意以一半的价格出让易到股份。“已竭尽所能地承担这种由宵小之徒造成的负面结果,然而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2月,韬蕴资本被传已经发出内部通知,因为无力支撑团队运营,暂停绩效工资发放并让员工回家办公。通知称,依据韬蕴资本各部门负责人安排,除非必要岗位人员继续到岗上班外,其他员工暂时在家办公。而在家办公期间,暂停绩效工资发放,只做基本生活保障,恢复上岗时间将另行通知。

从入局到想出局

据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约在2017年上半年,韬蕴资本同时接触了乐视音乐与易到用车,但由于后者相关手续更为复杂,因为完成交易时间迟于前者。

2015年10月,易到宣布获得乐视战略投资,乐视自此持有易到70%股权,成为控股股东,乐视CMO彭钢出任易到用车总裁。2017年4月,易到CEO周航等三位联合创始人宣布正式辞职。

2017年6月,韬蕴资本宣布战略控股易到,乐视退出,乐视系高管也相继离职易到。同年9月,彭钢离职易到CEO,易到完成“去乐视化”。

2017年7月14日,韬蕴资本发布《关于易到的情况说明》称,韬蕴资本在2017年6月28日与乐视方面就收购“易到”股权达成一致,并于6月30日向易到注入了首批资金,用以解决车主提现问题。2017年7月13日,易到举行了股东会议,并就韬蕴资本入股易到事宜达成一致,韬蕴资本实现了对易到的控股。

温晓东当时宣布易到存在的三点投资价值:一是团队经过千锤百炼;二是出行市场烧补贴现象逐渐减少,易到相对处在一个较为高端的市场;三是韬蕴资本在日本投资了一些做旅游接待的公司,当地一天全程用车定价约2万日元,可以提供多类业务。但实际上,上述三点均未提到韬蕴资本看中易到的核心利益——网约车平台牌照。

2017年5月8日,易到宣布拿到《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许可证》(即“网约车平台牌照”),成为全国第7家获得牌照的网约车平台,也是北京市第3家取得合法资质的网约车平台。牌照信息显示,易到持牌主体为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如今,温晓东已是其董事之一。

2017年12月,易到经营范围中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被变更为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客运,其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有效期至2021年5月7日。

韬蕴资本虽然在资金上扶持易到,但并不善于管理运营一家陷入困境之中的网约车平台,除了直接担任易到董事长的温晓东外,并未向易到内部派驻管理层。也正因此,之后的易到多次陷入舆论旋涡。

2017年11月13日,韬蕴资本发布说明称,韬蕴资本CEO温晓东将出任易到董事长职务,同时确认,正式接受彭钢的辞职申请,彭钢不再担任易到相关职务。2018年5月,易到宣布原百度外卖董事长巩振兵加盟易到出任CEO,全面负责易到的运营及管理事务。

管理层的落定并未将易到引向更稳定的发展方向,2018年11月,易到发生政府事务副总裁吕艺向CEO巩振兵磕头的“闹剧”。

网约车行业监管愈发严苛、资本市场资金愈发短缺的大环境之下,易到用车的出路已然不多。